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民生 > >正文

在一天有25小时的微城里创业是怎样一种感受?

我有话说 字号:TT
2017-06-05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 guoqi

文/邵峥怡

关于创业公司如何影响房价的故事,硅谷是最生动的案例。

以圣何塞为例(硅谷的核心地区),这里一套独立屋的中位数价格超过120万美元,为全美最高,没有之一;年轻人年收入的中位数为5.3万美元,也为全美最高。即便放到整个旧金山,最近几年硅谷房价的涨幅,也要高于城市的其他板块。

剧本的走向是这样的:一开始,当小型创业公司扎堆于此的时候,大量技术人才涌入,数以万计的工科男对居住的需求推高了楼价;随后,曾经的创业公司里开始涌现独角兽,谷歌,FACEBOOK,特斯拉,大量的股票期权在上市后变成现金,一大批年轻富豪华丽诞生;再之后,造福神话和科技氛围吸引了更多小型创业公司,而他们之中,又将诞生新的独角兽。

一个有关房价和财富的循环因此开始正向运转。

在中国,许多城市都希望拥有自己的硅谷。

有一种观点是,杭州最有可能脱颖而出。而杭州的”湾区”(旧金山硅谷所在地),就是未来科技城。

城市层面的光环已不缺乏:江南富庶之地,连续十余年被列为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,2016年G20峰会举办地,或许还能加上点接地气的——惟一一座没有现金也可以畅行无阻的现代化都市。

板块层面,很多东西也已放上案头。

要顶层设计,2016年《杭州交通十三五规划》明确提出,将位于未来科技城的城西综合交通枢纽定位为三大门户枢纽之一,未来,有火车西站,有商务航空机场;

要独角兽,有在世界上都数一数二的阿里巴巴;

要创业公司,这里很多有腔调的小饭馆,一到中午,就挤满了各式同样有腔调的年轻男女。胸前的工作牌有时会泄露他们的标签:千禧后、码农或者任职于某家基金公司的新锐操盘手。

这里,就像一道门,虽然位于杭州的城西,面向的,却是整个世界。

门外吸引你的是世界,而走进这道门,你的视线很容易被一组大体量、超现代的综合建筑群落所捕捉。

它包括了世界500强、金融巨头大本营的超甲级写字楼、定位年轻时尚的五星级万丽酒店、欧美现代都市住宅、专为常驻高管准备的万豪行政酒店式公寓、精装服务式公寓、大型shoppingmall中心等六大业态。如果可以从空中俯瞰整个横切面,你会发现,它更像一座微型城市,布局合理,业态丰满。

它的名字也印证了这种比喻——EFC(欧美金融城)。

这座微城,为创业、工作、生活、社交而生。

工作,或者生活,所有的一切都源于时间。

不同的人,对不同时间的含义,有着不同的切身感受。

你想知道一年的含义,得去问问正在茁壮生长的孩子;你想知道一天的含义,得去问问躺在重症监护室病人的家属;你想知道0.01秒的含义,得去问问奥运男子百米冠军。

所以,当你想知道1分钟的含义,最好去问一下那些在金融市场叱咤风云的操盘手。

资本市场,变幻莫测,对时间的掌控从来都是一场战争,获胜的奖品就是财富。

热门美剧《亿万》里,对冲基金掌门人和调查他的检察官说,你知道你和我谈话的这一分钟,究竟有多贵。

而在EFC,假如,你恰好是入驻在此的某位金融新贵,那么,很有可能,在不知不觉中,这座不会说话的建筑,会为你“偷”出了这一分钟。

这一分钟,可能来自你刚刚乘车抵达面积近1000平米的双向4条以上车道豪华转盘落客区;

这一分钟,可能来自于你从停车场进入大楼的瞬间,智能梯控系统已经根据人脸识别提前分配好了迎接你的VVIP直达电梯;

这一分钟,可能来自于你恰好需要用一种温暖的方式梳理思路,走出办公室,你就可以使用楼层淋浴房,有24小时热水。

很多个1分钟加起来,这里的一天,或许将有25个小时。

当一天变成了25个小时,人的工作效率会增加。但仅仅有高效是不够的,现在的年轻创业公司,还崇尚快乐工作。

两千年前,当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”的金句诞生时,便早已揭晓一个道理,快乐,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分享。

所有的分享都需要对象,所有的分享也都需要平台。

在EFC,资源可以分享。大公司的健身房也许大过一家创业公司的办公室,但谁说创业公司的技术男们就不需要健身。中小科技公司会是EFC入驻的主力,EFC在公共区域设置的健身房、会议室、影印间、淋浴间都可以为这些入驻公司尽情享用。这不仅仅是办公的必需,更提供了一种办公社交的可能。对创业公司来讲,终日坐在办公室里埋头苦干的日子正在远去,他们需要接纳他们的孵化器把钱花在貌似看不见,其实大作用的资源上,以便他们能够营养全面地迅速成长。

在EFC,环境可以分享。现代化的企业,工作和生活的边界早已被击得粉碎,人们可以在会议室里谈论狗血的电视剧剧情,也可以在屋顶花园碰撞出足以改变公司命运的伟大想法。整座EFC里遍布47处空中庭院,5座屋顶花园,以及一座中央艺术花园,都是酝酿思想交锋的沃土。当两家创业公司CEO在某处空中庭院畅想行业前景的同时,并没有妨碍边上那对办公室恋人的卿卿我我,这,或许才是这些空间的终极含义。

在EFC,信息可以分享。物以类聚是基本的自然法则,对创新创业渴求的人们,很自然会走到一起。在相同的阶段,他们的很多需求相差无几:技能的培训、人才的招聘、班车的安排,甚至信用卡的办理。所有这些实在的东西,对创业公司来说,是生态的一面,对EFC来说,则是服务的一面。一旦两面合二为一,福利便成了超越物理空间外新的吸引元素。

当一大批创业公司分享了资源、环境、信息,他们几乎分享了全部的自己。这,正是创业浪潮滚滚向前的巨大动力。

在EFC的楼书封面,印着一句话——为下一个亿万级独角兽而准备。

大洋彼岸的美国共享办公空间公司“We Work”即将获得日本软银总裁孙正义30亿美元的注资。如果交易完成,We Work的估值将超过200亿美元。

和EFC一样,We Work的核心经营模式是联合办公。这种经营模式的精髓所在,来源于对空间的重新规划,并借助这种改变,提供单个创业公司大量的空间和服务。

所以你看,有时,孵化独角兽的母舰,本身就具备独角兽的气质。


免责声明版权作品,未经《中华视窗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相关新闻
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1481827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