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留学 > 美国 > >正文

学生借酒劲持刀劫持老师 称经常看警匪片会绑架

我有话说 字号:TT
2014-06-24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 admin

检察官在看守所讯问室讯问小张案情。检察官在看守所讯问室讯问小张案情。

  几个学生为庆生在校外喝酒,凌晨回宿舍时与在场值班教师发生口角。随后,另一教师赶来救场,本想事情会平息,不想意见不合发生抓扯。

  谁也没想到,小张一气之下,竟持刀将一名值班教师劫持。

  迷途

  庆生醉酒 与值班老师起冲突

  小张是永川一职校学生。4月6日晚上10点多,他与小威等共四名同学,在永川兴龙湖畔为好友庆生,顺道拎下酒菜和两瓶二锅头。几人在湖边把酒谈笑,到次日凌晨,几人不胜酒力,都被灌醉。

  几人相扶回到学校宿舍大楼。小张走到寝室门口时,发现未带钥匙。他踉跄走到一楼,想叫宿管员上楼帮忙开门,不想被当晚值班教师老周碰上。

  “什么事这么晚才回宿舍?”老周随口盘问。小张回答为同学庆生。老周见小张有点亢奋,说话声音也大,且浑身一股酒气,便叮嘱“喝醉了不要发酒疯”。

  听完老周的话,小张顿时怒火中烧,借着酒劲与其发生口角。之后小张冲进值班室,抓起板凳打算砸人。老周有些气急,说小张根本不像学生,简直就是社会上的混混。

  “我晓得你是学校领导,牛什么牛?”小张的怒火越发不可收拾。

  考虑到时间太晚,怕打搅别人睡觉,老周决定暂将此事搁置。随后,他与一同值班的刘敏一起,将小张赶出值班室,让小张先回宿舍睡。

  情绪失控 他哭着扬言要报仇

  然而,小张不肯就此作罢,站在门外不停砸门,非要将事情说清楚不可。

  老周见小张不依不饶,便打电话给另一名教师老黄,让其赶紧过来处理。没多久,老黄赶到值班室,将小张拉开劝解。

  “我们出去走走,散散心,你有什么委屈可以跟我讲。”为平复小张的情绪,老黄双手攀着小张的肩膀说。

  见有人来解疙瘩,小张稍显平静。但交谈中两人又起冲突。小张情绪失控,与老黄发生抓扯。另外几个值班教师听到打斗声后,冲来将小张拉开,并把他牢牢控制住。

  小张火冒三丈,吼到:“我要拿刀砍死你们几个!”

  担心小张可能会做出过激行为,几个值班教师把他带回了寝室。

  小张抓扯中受伤,回到寝室一直哭。“我要报仇!”小张哭着对小威喊完,便从床铺垫絮下抽出一把水果刀,打算去值班室找老黄报仇。这时,出宿舍楼的铁门已上了锁。小张跑到二楼,从拐角的窗户跳了下去。同寝室的室友小威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  一错再错 他用刀劫持了老师

  见值班教师刘敏在值班室门口来回地走,小张趁其不备从侧面靠近,迅速将刀架在刘敏的脖子上。“我晓得不是你,蹲下,不许动,劫持人质。”小张大声呵斥。

  刘敏知道小张喝酒不少,加上情绪冲动,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,不敢做没把握的反抗。他顺着小张的意思挪动,被其劫持到值班室。小张用水果刀抵住刘敏的脖子,还叫小威找来铁丝将刘敏的双手绑住。

  “我经常看警匪片,我晓得怎么绑架人质。”小张说。

  十几分钟后,警察赶到现场。小张叫小威将纸箱、饮水机搬来做掩体,用棉絮把窗户遮住。警察一直劝小张别做傻事。可小张听不进去,情绪反倒更加激动,要求见校长和老黄,还放话让媒体记者到场,当面对质双方抓扯的事情。

  僵持半个多小时后,小张担心自己体力不支,要求警察送十支葡萄糖来。这时小威的酒醒了一些,他意识到后果严重,开始配合警察处置。

  “你这一刀下去这辈子就算完了!”小威劝小张不要过激做出傻事,可小张没有听进去。这时刘敏悄悄挣脱铁丝。

  小张与警察谈判时,因注意力被分散,手中水果刀渐渐移到刘敏的喉咙处,偏离了大动脉。刘敏趁机挣脱铁丝,一把抓住小张的手,并使劲向一边猛甩,但因小张握刀很稳,几次使劲都没将刀甩脱。刘敏徒手夺刀时,脖子被刀划伤。

  小张毕竟不到17岁,力量上比不过刘敏。刘敏将其死死按在地上,并大声朝值班室外喊:“快进来!”

  听到喊声后,警察冲进值班室将小张和小威制服,刘敏被送往医院治疗。

  醒悟

  他抱住心理咨询师痛哭

  据小张爷爷介绍,小张的父母在2009年离婚后,分别到广东和贵州打工。小张从小性格内向,今年曾经两次自杀,但都被及时发现治疗。

  小张涉嫌绑架老师一案移送到永川区检察院审查起诉,考虑到小张性格偏冲动,曾经两次因琐事试图自杀,可能存在心理障碍。

  为此,永川区检察院在这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,专门为他从“合适成年人库”中请来了拥有心理咨询资质的“合适成年人”,对他进行心理疏导。6月19日上午,二级心理咨询师李方珍与永川区检察院未检科的两位“莎姐”检察官,一起走进看守所,对小张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了一次“诊断”,并与其进行了一次谈话。

  莎姐:现在是不是特想爸妈?

  小张:不知道。

  莎姐:你想他们吗?你觉得他们想你吗?

  小张:我想他们。但是,不知道他们想不想我,应该不想吧。

  莎姐:你觉得爸妈爱你吗?

  小张:不知道。

  在与小张的聊天中,大家最为之揪心的,就是小张回答“不知道”时。在整个聊天过程中,小张回答了9个“不知道”。  一旁的心理咨询师摸清小张的成长经历之后,采取了一些心理干预措施。“莎姐”与心理咨询师的努力,让小张逐步袒露心扉。最后,心理咨询师让小张跟着说一句话:我相信我能行,我相信自己。随着“莎姐”和心理咨询师的鼓励,小张的声音突然爆发,整个屋子都有震感。

  当然,随之而来的是嚎啕大哭。心理咨询师就近将小张揽入怀中,小张在臂弯里哭了很久。这样贴心的拥抱,就像母亲拥抱孩子。小张说,与母亲隔离的5年里,他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。心理干预结束后,小张临走时,向莎姐和心理咨询师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  莎姐谈心室

  “莎姐”这个称谓,是由重庆一检察院的一名普通干警的名字演绎而来。“莎姐”是办理未成年人案件、关注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检察官群体形象。“莎姐谈心室”是一个专门为未成年人开设的心理辅导室,由经验丰富的检察官和特邀心理专家担任辅导人员,旨在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有关案件过程中,结合案情,有针对性地对涉案未成年人进行心理疏导,消除其心理阴影。

免责声明版权作品,未经《环球时报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相关新闻
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1481827131